重庆、赣州、阜阳等都分别是四川区域、江西省、安徽省人口最多的城市,玉林则为广西最大的侨乡。21世纪经济研究院梳理统计年鉴(统计数据截至2015年)发现,最近几年,中国常住人口分布出现了巨大的变化。其中京沪的聚集力逐步下降,上海常住人口总量与新增量从去年开始负增长,北京今年有望步其后尘,但是以往人口净流出的省份人口却在反弹,这包括湖北、河南、安徽、四川、贵州等。东北地区的人口仍在减少,2015年全国新增常住人口负增长的地区,除了上海比上一年减少11万外,东北的黑龙江和辽宁分别减少了21万和9万。盘点全国人口流动大趋势,中国北方地区新增常住人口整体呈现减少的态势,东部人口增长也在放慢,中西部的吸引力正在增加。其中,针对近年来国际贸易持续低迷的形势,B20呼吁G20加快批准并落实《贸易便利化协定》。同时我们建议关注具备国家战略支持的区域,如京津冀、长江经济带、一带一路等国家战略带来的部分省市人口迁移方向的变化。

大数据角度的细化审视  在大数据风起云涌的今天,我们也根据腾讯、360、百度等掌握的LBS数据来进一步审视当前中国人口迁移的最新格局,这无论是对于从业者还是房企而言,都可能带来一些借鉴意义。在东部地区强大集聚效应下,西部有大量人口迁出,但宁夏、青海、西藏、新疆等地区依然保持净迁入,说明西部内部依然具备较强凝聚力。从高素质人口的竞争格局上,我们认为同时具备增长率和沉淀率的省份将在未来具备更强的竞争力,其中广东省以511%的增量以及85%的沉淀率遥遥领先,而中西部省份如内蒙古、新疆、青海、宁夏、贵州等西部省份成为黑马,未来值得关注,除此之外,浙江、山西、河北、福建、上海等区域在高素质人口方面具备竞争力,而东三省、湖南湖北、海南等区域在这方面相对较弱,值得警惕。房地产区域选择思考——把握人口迁移的脉络  区域发展机遇分析  如我们此前所述,过去十年人口红利带来的房地产市场机遇可能渐行渐远,未来房地产区域的选择需要更加重视区域人口的增长潜力,而其中人口迁移带来的红利将是兵家必争之地。他首次划分了影响迁移的因素,并把它分为"推力"和"拉力"两个方面,前者是消极因素,促使移民离开原居住地;后者是积极因素,吸引怀着改善生活愿望的移民迁入新的居住地。

严格控制小、散项目,避免“摆摊子、撒胡椒面”。而随着中国经济步入“新常态”,增速下降的特征愈发明显,在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过程中,传统型企业势必面临着巨大的营收和亏损压力,这类企业如基础设施类企业、重化工类企业和工业制造类企业,它们不仅是500强榜单中的常客,而且占据了大头。今年中国资本外流方式多种多样,资本外流总额已超过4,000亿美元,体现在外汇储备减少1,900亿美元和人民币贬值两个方面。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贬值约3%,兑一篮子货币贬值逾6%。不过虽然如此,投资者对人民币贬值的担忧程度还是有所下降,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试图将现金转至境外或者偿付海外债务的势头已不再那么疯狂,中国在岸市场抛售美元的规模降至2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基于报告中我们掌握的数据,我们对全国所有区域进行了量化排序,主要影响因子包括:六普期间人口迁移意愿(传统人口吸引力)、人口自然增长率(人口内生潜力)、大学教育竞争力(高素质人口吸引力)、大学生沉淀率(综合产业吸引力以及房屋购买力)、大学生增长率(潜在供给),由此来评判区域未来的潜力,这个潜力也算是从一个较新的角度,来为房企未来选择提供一个参考:  综合来看,广东、浙江、江苏、福建、上海、北京等传统东部省市依然具备较强的人口竞争力及未来高素质人口供给,山东、河北依靠较强的教育资源在大学生沉淀层面占据先机,同时也受益于京津冀的辐射。